人口高密度降低感染率?上交教授陆铭:低密度反而不利于疫情防控_月林堂

2020-12-18 作者 elbert

原标题:人口高密度降低感染率?上交教授陆铭:低密度反而不利于疫情防控

“我最担心的事情,是今年的这场新冠疫情会改变很多人对于城市的信心。”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政协委员陆铭坦言,疫情加速了一部分人对于城市的厌恶,但他认为,即使城市一直有风险,集约化却仍是发展应该选择的方向。

有人将疫情的快速传播归因于大城市的人口密度上,认为人口密度越高,疫情传播越快,这样的观点相对比较直观。

然而陆铭并不赞同这一说法,根据其研究发现,人口密度大不仅不会造成疫情更快传播,反倒有利于疫情的防控,即高密度可降低感染率。因为越是高密度的城市,通常社会分工更明确,拥有更好的医疗手段和设备,使得收治有效,且核酸检测反应更迅速、平均成本更低。

反过来,陆铭指出,如果降低人口密度,疫情状况不但不会好转太多,甚至有可能更差,未见得会让城市变得更安全。与此同时,密度降低还会损失经济增长,尤其是服务业。

“在今天这种收入水平提高、消费需求提高、消费又偏向于服务业的背景下,若把人口向低密度地区布局,恰恰使得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无法得到很好的满足。”

那么,在经历过疫情的考验之后,中国城市当下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又该如何发展才能更好呢?

陆铭称,通过发达国家历史同期数据比较发现,我国的服务业发展程度偏低,存在约10%的短板。我国一直以来重视制造业和国际贸易,这样的经济发展结构,可能面临着服务业受到很大抑制的问题,使得教育、医疗、旅游、文化等服务业发展不足,尤其是对国内消费者的回应不足,从而导致人民福利受损。

如今,在国际国内两个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陆铭强调,对内循环来说,服务业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而对服务业最关键的要素正是人口密度。

陆铭表示,过去的一些政策实际上是把人口引导到了低密度地区,一边控制大型城市的人口流入,一边引导人口向密度更低的农村、小城市和大城市的边缘地区流动,造成了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

“虽然这些年大家老说去城市里头打拼,但数据显示,中国的城市人口密度从2000年到2015年是明显下降的。”陆铭这样说道。

并且他还发现,中国大概有1/3的城市常住人口没有本地城镇户籍,根据数据分析,没有城镇户籍将直接导致这部分人的消费比有城镇户籍的居民低16%-20%。

因此他认为,未来进一步大力发展城市、城市群、都市圈才是使社会经济既能安全又能充满活力的正确选择。在更加集约的基础上,服务业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也表示,应当深度发展城市群和都市圈,推动区域规模经济效应的形成,以更多的劳动力和消费市场,形成城镇经济活动正循环。

他指出,“双循环”的战略基点之一是扩大需求,因此应当打通生产与消费之间的流动,城市与乡村人口之间的流动,让更多人参与到经济循环体系中,分享经济增长机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