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孩患狂犬病脑死亡,父亲:不愿放弃治疗,希望有人救救我的孩子_月林堂,无创轻柔正骨

2020-12-17 作者 elbert

杭州女孩患狂犬病脑死亡,父亲:不愿放弃治疗,希望有人救救我的孩子

2020-12-17 09:22
来源:搜狐健康

原标题:杭州女孩患狂犬病脑死亡,父亲:不愿放弃治疗,希望有人救救我的孩子

来源 |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作者 | 健康时报记者 李超然 赵苑旨

编辑 | 胡鑫

“我不想放弃治疗,想再试试,能不能把孩子救回来。”话音刚落,这位走在失去女儿边缘的父亲声音变得颤抖。

近日,“杭州萧山一女孩患狂犬病脑死亡”一事,再度引发了社会对狂犬病的热议。根据通报,女孩在9月份弟弟被狗咬伤后才告诉家长自己7月份也被狗抓伤,但一家人见女孩并无异样,便没有给女孩注射狂犬疫苗,直到两个月后,女孩发病,生命垂危。

这一次“不重视”,或许会造成一家人终生的遗憾,也让众多养狗人与被狗伤过的人吓出一身冷汗:狂犬疫苗,宁可多打,也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女孩父亲:希望有专家能救救我的孩子

“孩子还在监护室,家属不愿放弃治疗。”15日晚,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健康时报记者辗转联系到了女孩的父亲姜先生,他表示女儿的病情并不乐观,家里人面对女儿病情与网上的指责双重压力,但是他们不想放弃治疗。

“孩子们都很喜欢小狗。”姜先生告诉记者,他们所在的社区属于拆迁区,在犬只管理上不是很严格,周围能见到很多流浪狗,今年3月份,他和爱人在外捡回一只流浪狗,这只小狗曾多次被人扔进河里,爱人见其可怜,就将小狗带回了家。但是,小狗回到家后不适应被关在笼子里的生活,总是乱叫、咬狗笼,姜先生怕这只狗伤害到两个孩子,就又将其送了出去。

5月,姜先生又从朋友那里带回了一只快满月的小狗,“小狗到家时的状态很正常,并没有什么异样。”姜先生说。

9月,9岁的儿子在跟小狗玩耍时,不小心被抓伤,破了点皮,他赶紧带着孩子去接种狂犬疫苗,然而,在路上,14岁的女儿忽然很不解地问:“这么点小伤就要去打针了?我上次也被狗抓了,我也没有打针。”

听到女儿这句话,姜先生心里一紧,赶紧问女儿怎么回事,女儿则说,在7月份和小狗玩时,不小心受伤了,但具体是被抓伤还是被舔了下手上的倒刺,毕竟已经时隔两月,女儿也回忆不起细节,回答得很含糊。

“我当时有点迷茫,我知道被狗咬要在24小时之内打狂犬疫苗,但是女儿已经过了两个月了,不知道打了还有没有用,而且女儿说没出血,我就抱有一丝侥幸,应该不打也没事。”姜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对于狂犬病的认识,他还停留在一些很浅层的认识上。

直到11月8日,女儿出现了头晕、呕吐的症状,到浙江省儿童医院滨江院区内科就诊,11月9日中午住进了ICU,医生也怀疑是狂犬病,后来抽取了脑脊液、血液和唾液进行狂犬病的筛查,报告上说,从唾液中检测到了微量的狂犬病毒。

“其实现在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诊断,说我女儿就是狂犬病,但医生说女儿近期出现了怕风、怕光的情况。”姜先生表示,12月3日,医生宣布女儿脑死亡,依照他们的临床经验及检测结果让家属放弃治疗,但在明确诊断还未下来前,他们不想放弃,又给女儿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现在还在等待结果。

“希望有精通这类研究的医院或专家能够帮助我们,救救我的孩子。”姜先生说。

为何女孩至今难以被确诊是狂犬病?

一位不愿具名的感染科医生告诉记者,虽然从女孩体内检测出了狂犬病毒,而且女孩的临床症状也与狂犬病高度相似,患狂犬病可能性最大,但是也有一种可能性是“女孩罹患了病毒性脑炎或其他疾病,但是她也确实感染了狂犬病毒,只不过感染的病毒载量低,潜伏期长,还没有正式发作”。

“医学无绝对,这种凑巧的情况是有概率发生的,所以要确认是否是狂犬病,要靠尸检。”该医生表示,他推测的理由有两个,一是女孩被诊断为脑死亡后存活到现在,以往狂犬病患者未听说有类似情况,都是发病后死亡;二是根据通报,患者家里养的狗一直没发病,尚不能确定狗是否有狂犬病。

根据狂犬病防治指南,人间狂犬病潜伏期从5天至数年(通常2-3个月,极少超过1年)不等,潜伏期长短与病毒的毒力、侵入部位的神经分布等因素相关。肌肉特异性小RNA可能通过抑制病毒在肌肉中的转录和复制影响潜伏期。狂犬病实验感染动物(如犬)的最长潜伏期为半年。

这支未能及时注射的狂犬疫苗,或许会成为一家人永远的痛。在质疑女孩家庭“重男轻女”的浪潮过去后,更多人还是谈到了“打狂犬疫苗的必要性”话题上。

根据萧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通报,这是萧山区今年首例狂犬病例,也是杭州市近5年来第二例狂犬病例。上一例病例还要追溯到2018年6月份,同样在萧山区瓜沥镇,一名患者在发病前一个月曾被一条流浪狗咬伤,且伤后未做任何处理,患者发病3日后死亡。

健康时报记者查询浙江省卫生健康委近三年法定传染病疫情通报发现,自2018年1月至今年10月,浙江省总计报告狂犬病发病21例,死亡20例,其中今年发病仅有3例,死亡1例。

就全国情况来看,2019年,全国狂犬病报告发病290例,死亡276例,在所有法定传染病中,病例数量排名倒数。

发病率如此之低的狂犬病之所以被大众熟知,原因之一在于它的高死亡率。从官方数据来看,狂犬病死亡率已经超过95%,而在医生们眼里,它的死亡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因为目前没有针对狂犬病毒的特效药或者抢救措施。

因此,“被狗咬伤、抓伤后一定要打狂犬疫苗”,也几乎成了大众刻在DNA里的意识。记者检索既往报道发现,绝大多数因狂犬病去世的患者,都是被猫狗抓/咬伤后未注射狂犬疫苗而发病身亡,极少数案例是在未注射完全部针次前发病死亡。

我国《狂犬病防治指南》中对于暴露后免疫预防处置的描述

女孩所在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儿童重症监护室副主任叶盛也在微博上发布了提醒,强调“没有出血的轻微抓伤也要打狂犬病疫苗”。

而记者随机致电全国多家狂犬病疫苗接种门诊询问也发现,多地对于狂犬疫苗的态度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与猫狗接触过且体表有伤口的,即使不是被猫狗所伤,工作人员也表示稳妥起见推荐接种,即使猫狗接种过狂犬疫苗也最好来接种。“狂犬疫苗越早打越好,但也没有时间限制,咬伤了三四天之后也是得打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

“恐狂症是中国特有的现象。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国家像中国这样,举国上下对狂犬病如此‘重视’。”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基因工程室研究员严家新曾表示。

我国依然是狂犬病疫区

健康时报记者此前曾报道,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披露的数据,我国是狂犬疫苗第一使用大国,但依然被列入狂犬病疫区,每年签发的人用狂犬疫苗数量约有6000万支,这一方面是我国居民狂犬病防疫意识增长的表现,然而也从另一个方面折射出一个现状:我国狂犬病防疫工作付出代价大,但收效并不好。

“将消除狂犬病的全球战略转向犬只免疫和科学管理,不仅更具成本效益,还将更加有效。”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发布的《聚焦犬只——2030年消除狂犬病的解决方案》报告则直接点明,要实现在2030年前实现犬传人狂犬病病例为零的全球目标,必须将策略转向犬只,首先需要为犬群中70%的犬只进行大规模免疫,以防止狂犬病病毒传播。

记者随机询问了多位杭州市居民,他们表示,杭州市对于养狗是有严格规定的,但是现实中真正遵守的人并不多。

“我们家小区附近始终能看到流浪狗在四处跑动,我也见到过有人牵着在市区禁养的大型犬散步。”住在余杭区的刘航(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身边养狗的人士里,主动会为狗办理狗证的并不多,但是会定期带狗去打狂犬疫苗。

某城市的电子狗证 受访者供图

记者摸排发现,多数城市都发布了养犬管理条例,对许多养犬行为做出了规范,大型犬、烈性犬不能在市区养,犬只进行户外活动时,应当由成年人牵领,为犬只携带号牌、束犬链等,也明确了宠物伤人的责任归属。

但实际上,这些规定主要靠宣传和养犬人自觉执行,缺乏强制性,管理规定存在执法难的情况,对狗的不文明行为例如随地大小便、噪音等,没有办法尽快追溯到责任人进行处罚,居民常常因为宠物卫生与噪音问题纠纷不断,但执法部门无计可施,只能进行规劝和口头警告。

近年来,为了鼓励养狗人积极主动为狗接种狂犬疫苗,各地卫生防疫站都通过免费注射或财政补贴等形式为养狗者减免犬用狂犬疫苗接种费用。而根据此前记者的摸排,兽用狂犬疫苗的价格尚不到人用疫苗价格的三分之一。

“到卫生防疫站给狗打国产疫苗是免费,只收人工费,但是这种好政策也没见相关部门宣传过,好多居民都不知道。”杭州市萧山区一名居民告诉记者,他也是带狗到防疫站做检查时才发现还有这样的优惠,但是却很少看到有关狂犬疫苗的科普与宣传。

“给狗办证、打疫苗、拴好绳、做好清理,能做到这些,我们也不会这么讨厌狗。”一名在微博上呼吁加强养犬管理的网友告诉记者,很多人对于狗并无恶意,只是生活中目睹了许多养狗人对狗的管理不够严格,有可能威胁到周围人的安全,不遵守规则的人一直存在,那么严格遵守规范养狗的人也会一并被骂,狗也会一直被周围人排斥,这对谁来说都不舒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