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被狗咬伤女孩并未确诊狂犬病 家属或将起诉当地疾控中心_月林堂,无创轻柔正骨

2020-12-17 作者 elbert

原标题:杭州被狗咬伤女孩并未确诊狂犬病 家属或将起诉当地疾控中心

近日,杭州萧山区疾控公布简报称,一女孩与弟弟先后被狗咬伤,家人给弟弟注射了狂犬疫苗,没有给女孩注射,最终女儿罹患狂犬病,引发网友热烈讨论。12月16日,女孩父亲向大象新闻记者表示,医院尚没有确定女儿是否罹患狂犬病,他们或将起诉杭州市萧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女孩父亲:没有重男轻女医院曾劝他放弃治疗

16日上午,大象新闻记者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住院部门口,见到了女孩的父亲。刚碰面,他就气愤地对记者说,“我们家是重女轻男的,不存在重男轻女。”

据姜某的父亲介绍,全家人视女儿为掌上明珠,为了能把女儿培养的更全面,他和妻子每年都要花几万块钱给女儿报小提琴、美术等课外培训班。即便后来儿子出生后,他们也没有减少对女儿的爱,还经常带儿女外出旅游。

11月8日,女儿姜某生病住院后,他停下工作一直守在病床前,目前已经花了十几万医药费。11月18日主治医生曾劝他放弃给女儿治疗,但他拒绝了,“哪怕只有千分之零点零一的希望,我也要救女儿。”

12月15日,姜某的爷爷在接受大象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很多网友认为儿子是因为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才不舍得给孙女打狂犬疫苗。这种说法让他们一家人非常生气。“不存在重男轻女,两个都是自己的孩子,如果重男轻女会花这么多钱,天天守在医院给孩子看病吗?”

女孩病情不乐观家属或将起诉萧山疾控

“医生说检查出来十几种病,并不确定是狂犬病,也可能是病毒性脑炎。”女孩父亲说,女儿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胃里也有出血的情况,从各项检查指标来看,情况越来越坏。主治医生曾经对他们说过,目前的治疗方案是按照病毒性脑炎和狂犬病进行治疗,但要想证实女孩是否患有狂犬病,只有进行尸检才能最终下定论。

而杭州市萧山区疾控中心的简报中却称,“女孩姜某目前处于脑死亡的状态”。对于此说法,女孩的父亲并不认同。“医生从来没有说过我女儿脑死亡,萧山区疾控就这么发出来,这是不负责任的。”

女孩的父亲表示,主治医生直到现在都没有向家属明确告知女儿脑死亡的消息,萧山区疾控中心的简报中,不仅将女儿写为脑死亡,甚至还把他们一家人的信息泄露出去,已经严重影响到他们的正常生活。

女孩父亲说,事发后萧山区疾控中心并没有人和他们主动对接处理此事。他拨打杭州市长热线进行投诉,萧山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不清楚那份简报是如何泄露出去,目前内部正在调查。

女孩的爷爷说,目前一家人都在医院,全身心投入到救治孙女身上,并没有精力去处理其他事情,等孙女病情好转,他们将会联系律师起诉杭州市萧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女孩被咬时家人不知情专家:错过最佳时间也应尽快打疫苗

据姜某父亲回忆,咬伤女儿和儿子的那只小狗是今年5月份从朋友那里抱来的,他们并没有给小狗打过狂犬疫苗。

今年9月份,儿子和狗玩耍时不慎被咬伤,妻子就带儿子去注射了狂犬疫苗,当天,女儿才告诉他们,早在两个月前她也被这只狗咬伤过,“女儿跟我说,弟弟被狗咬伤没事,因为她之前也被咬过,那时候我才知道。”

据女孩的父亲描述,当时他仔细检查了女儿被狗咬伤的位置,伤口已经愈合,女儿也记不清楚是否被狗咬出血。“疾控中心宣传的都是24小时内打狂犬疫苗,这都过了两个月,我以为打疫苗也没有用了,况且家里的狗也没有死,所以就没给她打。”后来他也没再咨询当地疾控中心和医院的医生,只是在网上搜索查询了狂犬病的相关知识,后来他把那只咬伤儿女的狗拴在路边再没管过,那只狗目前也不知去向。

随后,记者拨通了杭州市萧山区疾控中心提供的萧山区人民医院犬伤科门诊电话,医生表示,被狗咬伤后越早打狂犬疫苗越好,即便超过48小时,注射疫苗也会有一定作用。

河南省传染病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赵清霞说,携带狂犬病毒的狗唾液中含有病毒,大概有百分之十几率会出现健康状态携带病毒的情况,其唾液具有感染性,但狗仍不会发病死亡。如果被这样的狗咬伤,也有可能感染狂犬病毒。

文章转载自大象新闻,记者张崇曜 吴紫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