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县医院肿瘤科医生受贿50万被判刑2年 多款常见抗癌药回扣价格被揭开_无创轻柔正骨,月林堂

2020-12-24 作者 elbert

原标题:河南一县医院肿瘤科医生受贿50万被判刑2年 多款常见抗癌药回扣价格被揭开

又见医药腐败案。

12月14日,裁判文书网发布了《李君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从这篇判决书中可以看到,一家县内的二甲综合医院的医生,开具多款临床常见药物的回扣款分别是多少。

判决书显示,这位大专毕业的基层医生,在当上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人民医院肿瘤内科副主任、二病区主任后,收受了三名医药代表50余万元回扣。最终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而行贿的三名医药代表为卢某、惠某和范某。其中,卢某挂靠在南阳市永康医药公司,从郑州盛大医药公司、民生集团河南医药公司、深圳华润三九药业公司采购药品;惠某和范某挂靠在南阳市易通医药公司,三人均通过南阳国药控股有限公司将药品配送给内乡县人民医院。

多款抗癌药回扣价曝光

和部分动辄受贿几百甚至上千万的落马院长相比,李君旺受贿的数额并不大,但判决书却揭开了多款抗癌药的回扣价格,值得盘点与分析。

其中,回扣价格最高的是0.1g/支的注射用奥沙利铂,为100元。奥沙利铂是第三代铂类抗肿瘤药,主要用于结直肠癌等消化系统肿瘤的治疗。药源网数据显示,0.1g/支的注射用奥沙利铂有两个生产厂家,分别是恒瑞医药与奥赛康药业,最高零售价在592-614元不等,以此计算,回扣价格约占药价的16%。

另一款常见抗癌药——紫杉醇注射液也在其中。紫杉醇是一种化疗药物,可治疗多种癌症,包括卵巢癌、乳腺癌、肺癌、宫颈癌等。

每销售1支30mg的紫杉醇注射液,李君旺可以抽成20元。而药源网数据显示,30mg的该药品又分为进口与国产,国产最高零售价格在120-375元不等,由百时美施贵宝、海正药业、扬子江药业、奥赛康药业多家企业生产。以此计算,回扣价格约占药价的5%-16%左右。

另一种抗癌药多西他赛注射液,也叫多烯紫杉醇,作用与紫杉醇相同,对转移性乳腺癌、卵巢癌、非小细胞肺癌有较好的疗效。

每销售1支40mg的多西他赛注射液,李君旺抽成40元。该规格的多西他赛注射液的生产厂家有湘北威尔曼制药、万乐药业、齐鲁制药与奥赛康药业,最高零售价为772-855元,回扣价格约占药价的4%-5%。

此外,被判决书“点名”的常见药物还有注射用头孢西丁钠、注射用奥美拉唑钠、注射用亚叶酸钙、参附注射液、注射用美洛西林钠、注射用白眉蛇毒血凝酶、盐酸托烷司琼注射液、生脉注射液、生长抑素、卡培他滨片、血栓通注射液等20种化药与中成药,回扣价格从1.2-45元不等。

部分药品已被纳入第四轮集采

值得注意的是,李君旺受贿的时期,是在2016年1月至2020年6月。而从2018年开始,中国为治理药价虚高,启动了北京、上海等11个城市的药品带量采购试点,2019年9月将首轮集采品种推向全国。

所谓“带量采购”,指的是在药品集采过程中,明确采购数量,让企业针对具体的数量报价、议价,类似“团购价”,低价者中标,实现“以价换量”。目前实行带量采购的区域,采购产品需要占到总使用量的60%-70%。

带量采购瞄准的,是大量的仿制药,通过挤出一些较低端的、竞争充分的仿制药价格中的“水分”,结余大量资金,从而为更多创新药以及临床急需的药品纳入医保腾出空间。

如今,第三批国家带量采购已经完成,共有55种药品、191个产品中选,涉及高血压、糖尿病、恶性肿瘤等药品品种,平均降价53%。其中,就包括了李君旺每0.5g收取25-45元回扣的卡培他滨片,价格降至每片3元左右。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表示,按照静态测算,三批药品集采大概为全国节省了539亿元的资金。按照老百姓个人支付40%来算,大概能节省216亿元,医保节省下资金后,又通过扩大医保报销药品目录、通过提升报销水平,让老百姓获得了更多实惠。

李君旺在此时被判刑,也意味着在带量采购的常态化之下,仿制药高毛利时代终结。药企削减销售费用是大势所趋,医院反腐将持续加深,“带金销售”已难以持续。

通过判决书可以看到,李君旺受贿的绝大部分药品,属于注射剂,虽然前三轮带量采购尚未“波及”注射剂品种,存在一定回扣空间,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根据国家医保局所公布的第四批国家集采的药品名单,8款注射剂首次入围集采。

其中就包括李君旺每支抽成9元的泮托拉唑注射剂,这是一种质子泵抑制剂,用于治疗胃酸过多引起的胃炎、胃糜烂、消化性溃疡等疾病,原研企业为武田制药,国内仿制过评药企包括中国生物制药、扬子江、华东医药、江苏奥赛康四家。

还包括李君旺每支抽成8元的中/长链脂肪乳注射液,该药物主要为患者补充胃肠外营养以及必需脂肪酸,原研企业为费森尤斯卡比,国内仿制过评药企包括盈科生物与科伦药业。

可以预见的是,这些中标集采的仿制药,价格将大大降低,药企销售费用中的“水分”与灰色成本被挤出,“李君旺们”收受回扣的空间将进一步被压缩。

文章转载自华夏时报,记者崔笑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