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搜狐健康论坛 | 什么是中国互联网诊疗的核心?_无创轻柔正骨,月林堂

2020-12-31 作者 elbert

2020搜狐健康论坛 | 什么是中国互联网诊疗的核心?

2020-12-30 14:49
来源:搜狐健康

原标题:2020搜狐健康论坛 | 什么是中国互联网诊疗的核心?

新冠疫情的突然来袭,对于医生和患者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隔离不仅阻隔了正常的生活社交,也阻隔了医患面对面沟通的机会。但同时,隔离也催生了新业态的蓬勃发展,互联网诊疗就是其中之一。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已建成900多家互联网医院,2200多家三级公立医院实现院内医疗服务信息互通共享,超过7000家二级医院提供线上诊疗服务。面对从线下到线上的改变,医院、医生、行业协会以及第三方机构,如何应对?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以患者为中心”的理念如何实现?

在12月23日举行的2020搜狐健康论坛上,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互联网医院分会常务副会长王海涛、中国医师协会科普分会甲状腺科普专委会主任委员林岩松、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党院办副主任管九苹、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医生围绕“疫情常态下的互联网医疗与以患者为中心”这一话题展开讨论。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互联网医院分会副秘书长蒋乃珺,担任本场圆桌的特邀嘉宾主持。

谈本质:互联网诊疗的核心是安全和品质

王海涛:如何用最好的方式为患者提供有价值的医疗服务,是一个重要而永恒的主题。患者虽然不能到医院,或者在局限的时间不能到医院,如何通过互联网医疗提供高质量的以患者为中心的诊疗服务,这是我们新时期或者现在和今后面临的重要命题。互联网时代下的以患者为中心的诊疗服务,根本是诊疗和服务,互联网提供跨越时空的诊疗方式,提高了诊疗的效率以及扩大了诊疗的半径,但是它的核心还是以医疗质量和安全为主的诊疗服务。互联网是一个值得关注和认真研判使用以及用好的新的诊疗工具,希望今后更多优化利用它的方式。

林岩松: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催生了互联网医疗。在新的互联网医疗的时代,我们应该以严谨的态度来提供有医疗价值的服务,这个才是以患者为中心。

管九苹:我们医院也做了一些互联网诊疗的探索,正像前面两位老师说的,我们做医疗终归是莫误了卿卿性命,别管形式怎么发展创新,3G也好,4G也好,5G也好,无论医疗是线下,还是已经搬到线上,核心还是患者安全和医疗品质,不能因为形式变了,就降低了品质。

张强:互联网医疗喊了很多年,但真正对全民进行互联网教育的是这次疫情。过去美国的同行对互联网医疗是比较排斥的,而且平时使用互联网也并不多。但是经过这场疫情以后,我们发现,世界各国的医生使用互联网的频次大大增加,使用互联网的技巧上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如果用一句话概括我对互联网医疗的印象的话,就是“便捷可及”。当然,这一定要建立在安全有效的基础上。

谈改变:求助科学、求助互联网,不用再求人了

王海涛:疫情对整个社会范围影响当中非常重要的一块就是医疗机构和医院,通过近十年的新医改建设,加上这次疫情的教育,中国的医院管理体系有很大的提升。以后我们首先要改变患者的就医习惯,通过预约体系进行诊疗活动,甚至通过分批诊疗的模式来实现医疗服务的提供。第二,所有化验单和检查报告单的结果查询通过手机APP实现,不管大医院、小医院甚至在社区医疗中心验一个核酸,手机一点就可以预约。第三,诊疗复诊的预约完全可以通过分时预约开展。还有常见病或者慢病处方的开具,通过药物配送体系可以配送到家。减少到医院来的次数,提高到医院来的质量和效率,同时服务半径延伸扩大化,这都是互联网的服务手段。

当然,这对现代化医院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好在中国的医院管理者在这几十年,特别是新医改的推动下,已经有了这样的意识。我们抓住了这个机会,迎难而上,能做一些改变。路还在脚下,还在走的过程中,现在还需要进一步基于循证指标,我想大家都在尝试。

管九苹:我们医院(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做了一些互联网诊疗的深度探索。3月24日,我们医院通过了互联网诊疗的评审,7月15日上线了“北肿云病例”系统。从7月到现在,线上复诊的病人有37771例。在这个系统中,可以做到线上和医生视频相见,开检查,预约,线上缴费,药品快递到家,所有的检查结果实时推送。医院做的是线下诊疗的替代。我们这个医院是全国单体建筑面积最小的医院,目前 690张床位,2021年能开放到1000张,我们占地面积很小,诊室也特别少,疫情以来挑战特别大。互联网诊疗给我们医院做了特别大的贡献,每天有差不多300—400例复诊病人在线上,通过视频的方式线上问诊按照一位病人1-2人陪同,相当于每天门诊减少了1000左右的人流量。

生命是无价的,看病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看病过程中医生端很严肃,不是随便拿个片子来问一下,就给出方案的,这样是不科学的,也是不负责任的。真正对病人负责任一定得看到有病例,这样,互联网诊疗才能深入、才能成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一点体会,这个时代变了,有一些复诊的病人,可以通过互联网诊疗解决问题,不用再来医院看门诊了,你直接看线上视频门诊,一样解决问题。很多人还没有改变这个观念,还求人挂号,这是时代发展了,你求助科学,求助互联网能解决的问题,不要再求人了。但是有一部分人这个理念还没更新,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让大家更新一下理念。

林岩松: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患者只能在原地,而北京协和医院面对的是全国的患者,我们核医学科治疗部更多面对的是甲状腺疾病患者。他们怎么办?我们当时就想到了万能的互联网。在SARS期间,互联网还没有兴起,但现在,什么支付都可以在线上完成,用线上诊疗是否可以缓解患者的压力?因此,我们核医学科医生就选择了互联网线上义诊和随访,一直持续到医院全面复工。我们一开始打出来的宣传页面上,参加线上义诊的只有来自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核医学科领域的几位专家,后来几十位专家纷纷献身。可以说,这是一群非常有情怀的医生。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线上诊疗建立了非常好的平台,尤其在特殊时期,解决了患者看病难的需求,满足了医生想付出爱心的愿望,也体现了互联网医疗的有效性。在互联网平台上,我们不仅关心自己的患者,来自全国其他地区的患者也都会接触到相应的医生,并解决相应的问题。这个平台将有更大的潜能。例如,我们医生可以将患者分门别类的做好管理。我侧重于难治性的甲状腺癌,那么,这些患者就可以不再驱车劳顿跑到协和来,跑到北京来。在线上就很容易跟我的团队提前沟通清楚,后面有机会或有必要时,再择期回到协和医院,进行线下诊疗。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接诊了一批碘难治性的患者,这些患者在我们的细心诊疗下得到了很好的医疗照护。

此外,我们的团队还特别关注儿童甲状腺癌患者的管理。线上义诊期间,我们接诊的儿童甲状腺癌患者数量比我平时线下诊疗时还要多。这种互联网的模式让我们有更多对特定患者群进行管理的机会,让医生能够更加有效的对这些病人进行诊疗,也提高了对这类疾病的管理意识和临床的技能。这些方面让我觉得互联网有无限的可能性。但现在的互联网诊疗,还仅限于人机对话的形式,后面如果能做到真人模拟的话,就更能减少一些违和感。这种情境下的互联网医疗,将更能体现出“视触叩听”的诊疗要求,也能体现出协和医院严谨求精、勤奋奉献的精神。

张强:疫情期间,张强医生集团做了两件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情。3月份,有一个武汉的静脉曲张患者,在家里突发性血管破裂导致出血。静脉曲张压力非常高,一旦破裂这个血飙出来出血量非常大。在远程医生的指导下,很快把血止下来,告诉他躺下来,腿举高,告诉他家属用塑料袋或者可以压迫的东西把腿压迫。10分钟,病人的血止住了,再找机会去医院。如果没有远程医疗,可能这个病人没有采取及时措施,生命就失去了。第二个案例,也是武汉的患者,他的脚感觉疼痛,疫情期间很多老百姓隔离居家缺乏活动,去医院又害怕。医生通过远程指导,他完成了一系列的检查,最后我们预判下肢深静脉血栓,我们强烈建议他到医院去确定是否需要急诊抗凝治疗。当时去了医院以后,马上给我们回复,诊断完全吻合,及时得到了治疗。

这两个案例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互联网医疗未来在诊疗方面是可行的,我们有可能教会病人学会自我诊断,这是过去很少想到的。在远程的情况下,医生无法做到的常规的几个检查,如何教会患者学会自我诊断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技能。

张强医生集团在疫情以后有“两个80%”,所有的患者从他找我们预约门诊手术,整个预约过程当中有将近80%的患者目前不需要我们任何客服人员或者医务人员介入,我们的自助预约系统发挥了作用,这个极大提高了我们工作的效率。将近80%的患者在工作的小程序上面自己完成了门诊预约和手术预约,我们的客服所有问题都是患者自助通过公众号或者小程序需来了解,这是往年做不到的。第二,我们有超过80%的患者在手术以后的随访全部在线上完成,这个也是过去做不到的,过去手术以后会让病人到门诊来复查,如今通过线上,通过开发一系列教会患者自我进行判断的动作以及一些技能,来完成术后随访。这两个数据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

谈挑战:非技术问题,诊疗一致性有待规范

林岩松: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互联网医疗有它的局限性和挑战性。我个人建议,初诊的病人,尤其是第一次就诊的病人,还是要进行线下医疗,要有首诊非常全面的问诊过程和对患者进行疾病宣传教育的过程,不然在互联网上进行初诊,将会存在一定的风险。同时,我个人认为,互联网医疗的辅助决策作用更强,但初诊病人还是应该强调首诊医生线下诊疗负责制。

互联网医疗还有一个相应的局限性。当一个患者依据自己的病情向多个医生进行线上问诊时,不同医生给予她的诊疗建议可能是不一样的。这提示我们,医疗决策体系的一致性还有待于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医疗带来的这种挑战,给我们每一个学会和每一级医院都带来了深层次的思考。

张强:真正的挑战还不是技术上的问题。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是我们要面对的。

1、传统的诊疗模式改变。我们的场景发生了改变,过去听诊必须医生和病人在同一个现场进行,如今在远程距离下面如何做到?

2、法律法规。医生在现场所做的一切行为、说的每一句话,可能都不会被放大。如今通过远程医疗,包括现在开会通过ZOOM会议,所有的影像、声音都被记录,这时候你要面临很多法律法规上的风险,这也是对我们医生提出严峻的考验。

3、最大的考验是安全性的挑战。无论远程信号有多好,都无法解决医生和患者直接进行肢体上面的检查,包括情感上面的细微交流,这些是互联网目前难以克服的鸿沟,也是对我们提出如何保障互联网安全性的挑战。

4、对中国的医生来讲最大的挑战,未来医生被曝光在聚光灯下,你的行为、口碑在互联网时代都会被公开。我们对执业行为要清醒警示,某种方面来讲,也是正面的,既是压力也是动力,如何更加注重患者的价值体验。

谈未来:透明、互通才能建立信任,规范行业发展是关键



蒋乃珺:一方面互联网可及性的突破不可比拟,无论时空局限的打破还是原来未知病人知晓度上的提升,给我们的行业协会提出更多的要求和期盼,希望从国家标准、行业规范把互联网往更加科学规范的方向发展。

张强:价值医疗无非是三个方面内容,一是可及性,二是健康结果价值最大化,还有满意度。未来的医患关系在互联网时代用一个词语表达就是“透明”。将来医生所做的所有事情都应该是对患者透明的,而患者的所有数据应该也是互通,而且被医生所掌握,双方都透明的情况下,建立的信任就是非常高的。

管九苹:互联网诊疗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医院有顶层设计的管理问题。在互联网诊疗探索的过程中,都融入了医院管理者顶层设计理念,怎么做才能和线下品质一样,是对医院的巨大考验。

林岩松:互联网医疗除了温度,还应该遵循它的科学性、严谨性,这样才能保证医疗的品质。互联网时代,这么多的诊疗过程曝露在更多公众面前,那么,规范我们医生的诊疗行为,加强医疗知识和体系的学习构建,为患者提供更有温度和品质的医疗,就显得格外重要。其中的重中之重,就是要保证医疗质量和互联网诊疗过程的严肃性。

王海涛:互联网医疗,这朵花能不能长得美丽,能不能结出果实来,其实需要我们医疗界、互联网界、社会体系,包括政府进行充分的支持,也需要扶持它,还需要更多的创新。“医疗+互联网”也好,“互联网+医疗”也好,核心的本质还是一种医疗服务,只是医疗服务的外延扩展了。如何用各种形式和方式来助力医疗,让医者为患者提供更有质量更安全的更有温度的诊疗服务,延长和提升患者的生命质量和生命结果,这就是我们共同的目标。不管用互联网还是不用互联网,都要坚守科学济人道和医乃仁术这个观念和方法学,才能把事业做得更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